非婚同居的法律规制(调研第二十七期)

    一、非婚同居概述

    (一)非婚同居的认定

    通俗观点认为,非婚同居就是未结婚的男女双方持续一段时间的共同生活。这种笼统的定义既没有将非婚同居与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非法行为相区别,也不能概括出非婚同居的实质特征。单就此通俗定义来看,非婚同居也包括了重婚、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等非法同居现象,相较于本文所要讨论的合法的非婚同居,明显不准确。

    目前我国并没有对于非婚同居的官方明确解释。作为一个法学概念,非婚同居的概念只存在于法律学者的学理讨论中。大部分其他国家关于非婚同居的解释也比较笼统和概括。而关于同居,《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五条规定:“没有配偶的男女未办理结婚登记而共同生活的,认定为同居关系……”。此处的非婚,有学者认为应该是具备合法登记结婚的一切要件而未登记结婚,即为必须不包括婚姻法规定的禁止结婚和婚姻无效的情形。这样就摒除了重婚以及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并且也显然不包括同性之间的同居。

    综合上述分析,非婚同居应该是:具备婚姻登记条件的异性双方,在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情况下未经登记结婚且自愿共同居住,并且稳定地持续这样的共同生活状态达到一定期间的行为。

    (二)非婚同居的现实状况

    1.非婚同居现象普遍

    非婚同居的状态由多种原因引起。就社会阶层而言,中国的非婚同居阶层呈现一种两极倾向,一是处于社会较低阶层的进城务工人员,一直主导“同居潮流”的新兴白领。就地区分布而言,中国的非婚同居者一是聚集在边远落后地区,另一部分则是发达的开放大城市。在当今社会,摒弃了以往的固有观念,适龄男女大多对婚姻表现得并不过于急切,而是更愿意在双方自愿的前提下通过同居的方式更加深入了解彼此,因而这种婚前同居的现象越来越能被大众接受,也越来越普遍。另外,选择非婚同居的年轻人当中,有很大一部分认为,选择同居这一生活方式既可以增进两人情感交流,提前磨合,又可以分摊部分生活费用,降低生活成本,同时对于一些在外地工作的人来说也可以缓解长期独自在外的孤独感。

    近年来,非婚同居者中的老年人逐步成为重要的组成部分。由于社会自由度、容忍度逐步提升,许多孤寡老人由于子女长期不在身边,不易获得照料,从而选择搭伙过日子。但由于其目的单纯,并不是非得靠结婚来维系这段关系。同时现实中有很多因为结婚而引发财产继承等问题,会带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因而也有相当一部分人选择不登记结婚,而仅仅只是维持这种相互照料的同居关系。 

    2.目前关于非婚同居的法律规定

    现阶段我国关于非婚同居并未有明确的法律规定。现有的法律中关于非婚同居的规制也极为有限。很多非婚同居关系引发的矛盾,法院也仅仅当作同居关系处理。具体表现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1条规定:“当事人请求解除同居关系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但当事人请求解除的同居关系,属于婚姻法第三条、第三十二条、第四十六条规定的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并依法予以解除。当事人因同居期间财产分割或者子女抚养问题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根据这一规定,非婚同居者单独就解除同居关系提起诉讼,人民法院是不予受理的。而就予以受理的情况而言,具体怎样处理也并没有进行规定。

    当前对于同居关系的认定以及调整的内容比较完备的是1989年11月2日发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未办理结婚登记而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案件的若干意见》这一司法解释。第8条:“具体分割财产时,应照顾妇女、儿童的利益,考虑财产的实际情况和双方的过错程度,妥善分割。”另外还有第10-12条规定了同居关系存续期间双方的共同财产在解除同居关系时的处理办法,几乎都是比照一般财产处理方法。这一系列规定严格来说应该是对事实婚姻的调整办法,并且该《意见》主要是将非婚同居当作一种非法同居进行规制的,具有很大的局限以及滞后性。  

    二、非婚同居中的关系以及法律规制

    (一)人身关系及法律规制

    非婚同居当事人之间的人身关系的内容是非婚同居与合法婚姻在法律上最根本的区别。从非婚同居的构成要件来看,因其缺乏婚姻的实质性要件,因此非婚同居的当事人之间不被法律认为是夫妻关系,因而也不产生任何配偶之间的人身关系,即使双方因同居而共同生育子女,这种关系也并不能转化成夫妻关系。即使非婚同居关系双方在对外关系上可能以夫妻关系自居,也不被法律承认,更不随时间的延长而自然转化为夫妻关系。由此而引申的双方亲属之间也并不存在任何姻亲关系。作为相互具有夫妻关系的当事人之间,具有共同生活以及家庭成员之间的相互扶养的权利和义务。

    由此也带来了很多问题。例如:非婚同居一方因病紧急手术,需要家属签字,而病患因在外地只有同居者在身边,此时如果因非婚同居者双方并无夫妻系而不承认另一方签字的效力,手术遍无法进行。而如若对方签字,则其以什么身份签字又是一个问题。再如:非婚同居双方之间生育子女,子女的出生证明以及户口登记上,不是相互为配偶的同居者双方以何种身份自居就成了问题。即使是以父母的身份,也并不能受到法律的认可。况且非婚同居生育子女合法与否也是一个不能回避的问题。这一部分也涉及非婚同居者与子女之间的亲子关系问题。

    尽管非婚同居的关系并非受婚姻法保护的夫妻关系,而仅仅只是同居者关系,但非婚同居者持续稳定共同生活在一起,与传统婚姻并无明显区别,即使缺乏传统婚姻的实质要件,在一定程度上为了生产生活以及相互间的便利和社会的和谐稳定,应该赋予双方一定的权利。如家事代理权、房屋居住权子女抚养教育权等日常生活中必要的一些权利。

    同时,非婚同居关系中的亲子关系也是十分重要的方面。作为与传统婚姻差别不大的非婚同居关系中,同居者与自己子女之间的关系比非婚同居双方的人身关系更受社会关注。我国《婚姻法》第25条明确规定: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不论在亲子关系上还是在财产继承关系等方面,都是平等的。除了我国之外,世界上大部分国家都有相似的规定。同样,非婚同居的双方对子女应平等地履行抚养义务并享受亲子权利。这能最大限度保障非婚生子女的权益,同时对于保障非婚同居关系的稳定也有重要意义。

    (二)财产关系及法律规制

    非婚同居期间双方的财产关系与一般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夫妻财产关系有很大区别。同居财产关系主要是指共同劳动所得、共同出资以及为生活共同购置的财产。而夫妻是指夫妻双方在财产、抚养和遗产继承等方面的权利义务关系。这些关系都是源于夫妻人身关系,是与前者的本质区别。同时非婚同居期间的财产关系又明显不同于共同出资的合伙关系。本质是因为非婚同居者之间的出资是用于共同生活需要的,而合伙关系则是单纯以盈利为目的而进行的共同出资。同时,由于非婚同居关系毕竟是与婚姻关系极为类似的,双方以共同生活的感情为基础,也是区别于一般合伙关系的重要方面。

    不同于一般婚姻关系的是,非婚同居关系解除时,同居生活期间的双方共同所得的收入和购置的财产,按一般共有财产处理。共同所得是指双方共同经营、共同管理、共担风险的收入所得,而不是一方的劳动收入所得,也不是同居生活期间的一切所得。购置的财产是指共同出资购置的财产以及基于共同生活的需要购置的财产,同时不能超出维持同居关系日常生活所需的基本物质保障的范围。与夫妻财产关系不一样的是,夫妻之间婚后个人劳动所得如工资奖金、一方或双方的生产经营收入以及除《婚姻法》第十八条规定的之外的继承以及接受赠与所得财产皆为夫妻共同财产。非婚同居共同财产的范围更小。

    《民法通则》等相关的法律对一般共有财产处理的规定适用于非婚同居关系解除时财产关系的处理。即:有协议的按协议,没有协议的在非婚同居关系终止时,根据等分的原则,综合考虑双方各自对于共有财产贡献的多少以及双方对于同居关系解除的过错程度进行划分。同时也考虑到对生活有困难一方的照顾。这里的财产贡献多少需要双方提出证据进行证明。

同时现有法律并没有规定非婚同居关系存续期间双方的继承权,因为双方并无夫妻关系,也并无家庭成员关系。世界大部分国家的同居关系法对此也并无规定。法国民事团结契约规定为了维护非婚同居关系的权威性,允许同居关系的一方当事人以遗嘱的方式使另一方继承遗产。我国法律尽管对于非婚同居双方之间没有法定继承的规定,但是同样也规定了遗嘱继承的效力。对于非婚生子女,由于我国《婚姻法》第25条,因而与婚生子女享有同等继承权。

    (三)其他法律规制

    由于非婚同居具有相对的不稳定性,很多非婚同居的情侣在感情破裂时一方往往要向另一方索要“青春损失费”或者“分手费”作为补偿。甚至有些提出主张的非婚同居者以之前有过约定为由进行索要。过去关于此类约定的合法性并没有明确的界定,法院在作出不支持的判决之后往往需要花大量时间在当事人之间进行解释,导致法院在此类案件上的低效以及的资源浪费。为了解决社会上频发的类似问题,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出台的《关于审理民间借贷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明确规定:对因非婚同居、不正当两性关系等产生的“青春损失费”“分手费”“精神损失费”等无法律规制的关系以及有损公序良俗的行为所形成的债务不予支持。

    三、建议

    基于上述的分析,非婚同居尽管作为当今社会的发展、观念变迁的产物,具有一定的存在合理性,也越来越能被社会大众所接受,但是由于非婚同居带来的一系列法律问题以及道德伦理方面的问题依旧层出不穷。尽管法律作为一种权威武器能够起到一定的规制作用,但涉及道德以及伦理方面在目前来看,法律制定者也显得力不从心。要使非婚同居这种关系更加舒服得存在,作为当事人来说,必须要认识到这种关系的性质,了解其与婚姻关系的区别,以及存在的缺点。由于非婚同居关系的不稳定性,非婚同居者双方应提前考虑同居财产关系以及人身关系等问题,做到维系关系的同时又能各自保护好自己。目前来讲,签订同居协议,对财产问题进行明确规定无疑是最有效的办法。同时此类协议不能是口头上的诸如“青春损失费”“分手费”等约定,而是应该明确规定同居期间的财务归属以及债务承担。

    从根本上讲,非婚同居关系由于具有相当大的不稳定性,并不适合长期的持续。作为成年人,将更具有法律效力,更具有稳定性,更能够保护自身利益的婚姻作为二者关系的长期存续方式才是对自己对他人都更加负责和有效的选择。

(撰稿人:何金伟       喻亚楠)